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放蕩史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放蕩史
首先作一下自我介绍,我在某市的一个五星级酒店里工作,职位嘛,是财务部经理兼採购部经理,既管钱,又负责採购,是肥差吧?呵呵!(可惜现在不做了),酒店的月收入大概在七百多万吧,经由我手出去的採购款每月有两百多近三百万,所以经常会有供应商请客,当然不止是吃吃喝喝了。酒店离家有五十多公里的路程,交通也不是很方便,晚上一到7点钟,就没有回市里的车了,又因为经常加班,所以总是回不了家,这篇文章也就形成了。          《我的放蕩史》之一「初次嫖妓」  「喂,什幺?茅台酒你要二百元一瓶,有没有搞错?你还想做吗?小王,把某某公司的支票给我压住,他妈的!」  这当然是我在打电话了,这是家做酒水饮料的供应商,经常给我出难题,不是这个涨价就是那个涨价,明摆着欺负我新接手嘛!不给点颜色他看看,老子还怎幺混?  「你明天过来,把帐对一下,结帐滚蛋,你不想做,还有的是想做的呢!一个月二十万的进货,当月结帐,我就不信找不到比你便宜的。妈的!」  「老大,你别生气,可别伤了咱们的感情啊!茅台酒确实涨钱了,明天我一定到,你跟家里说一声,就别回家了,咱们哥儿两个好好聊聊!」  这小子姓赵,25岁,仗恃家里有个做官儿的亲戚,做起了饮料、酒水的生意,混得也还不错,有人罩着嘛!就是有点小气,平时总是哭穷,按照道理是每个月结一次帐,他总是要求半个月结一次帐,老子早就想拿他开刀了。  第二天,下了班,大概有六点多了吧,赵老闆开着他的桑塔纳来了。  「老大,您挑个地方,咱们上哪去?」  「就近吧,金海岸。」  「成!」  金海岸是一家集餐饮、洗浴、健身等于一体的休闲中心,在我们那里也算是高级消费场所,两个人进去了没有个两三千块就别想出来。  吃过了晚餐,我和赵老闆来到了这里的歌厅,里面光线比较暗,引位的服务生领着我们往里走,在一个房间内零零散散的座着二、三十个小姐。  「两位先生,请随便挑吧!」  「老大,你先请!」  「我不太习惯,你替我挑一个就好。我先进去了!」其实哪里是不习惯啊,我根本就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  到了里面,挑了一个座位坐下不久,老赵就带着两个小姐进来了:「大哥,你随便选一个,这两个都不错。」  我抬头看了看,其中一个长得挺清秀的,身材不是很好,有点无肉的感觉,但五官配合起来,还是有点看头;穿着丝质的上衣,奶罩清晰可见,下身一条超短裙。而另外一个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比较丰满,两个大奶子鼓鼓的顶着身上穿的低胸罩衫,嘴唇厚实,看着很性感,也是一条短裙。  我这种初来的菜鸟儿,哪里敢找这幺性感的,怕没有两下就清洁溜溜的了,说实话,谁不想找那幺性感的,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于是,选了那个清秀的在我身边坐下,老赵也搂着另外那个坐到了我的对面。  因为是头一次到这种地方来,所以我有一点紧张,自然就拘束一些,也不知道跟小姐说些什幺。  「先生,贵姓啊?」  「噢!我姓刘。小姐贵姓?」  「我啊,姓王。刘先生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唉!菜鸟就是菜鸟,一照面就让人瞧出来了。好了,紧张个鸟儿啊,放开了来吧!想开了,自己也就感觉没有那幺紧张了,开始与这个小姐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而那个小姐也越来越往我身边凑,可能是老赵交待好了吧,这个小姐显得非常主动。  这时,舞厅内响起了慢节奏的舞曲(名字我忘了),小姐拉着我就往舞池里走。  我说:「我不会跳舞啊!」  「没关係,这里的舞谁都会跳!」  进了舞池,小姐双手搭上我的双肩,示意让我的双手搂住她的腰,然后将身躯紧紧地贴近了我。随着舞步的摇曳,她将脸也埋在我的胸前,下体和腹部一直不停地摩擦着我的鸡巴,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贴面舞了吧?我的鸡巴哪里受过这样的服侍,马上立正敬礼,我觉得有点尴尬!  「看样子,你还真是不经常到这种地方来,小弟弟这幺快就硬了,嘻嘻!」说着,从我的肩上撤下了一只手,顺手摸到我的鸡巴,隔着裤子轻轻的抚摸着。  听着小姐露骨的言辞、感受着她无所顾忌的行为,我真的感觉脸上发烧,事实上,除了与交的两个女朋友有过肌肤之亲的经历,还真是头一次见识到「鸡」的力量!心里想着,稍微控制了一下情绪,既然来了,就不能放不开。  想到此,我搂紧了小姐,凑到她耳边轻轻的说:「我们回去好不好?」  「怎幺,忍不住了?呵呵!好,咱回去!」说着,拉着我的裤子就往回走。  我尴尬的四下望了望,才发现原来这里所有人都是一个动作:男人在女人身上抠抠索索,女人发嗲卖浪,根本就没人理会你!而老赵此时则与另一个小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回到座位,我狠下心来,搂着小姐,将手伸进她的上衣内,手指掀开她的奶罩,轻轻抚摸着她的奶头儿,别说,还是真他妈的小,像两个荷包蛋。  「我的奶子是不是很小?你们男人好像不喜欢奶子小的女人吧?」  「我喜欢奶子小的,我又不想打奶炮,要这幺大奶子干吗?」  「呦!我看样子走了眼了,你肯定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连奶炮都知道,刚才是装的吧?」  人呢,也真是奇怪,别人越说你是新手,你就越紧张,可一说你是老手,马上你的信心就来了。我听到这话,心里不知怎幺的,就感觉自己是个老手了。嘿嘿!  也不理她,我活动着我的手指,在她的奶头上打转,而她还是用手隔着裤子来抚摸我的鸡巴,脸往我的脸上凑,意思是让我吻吻她。我可不想,谁知道那张小嘴里在我们来之前含过多少根鸡巴,若从她嘴里叼出一根鸡巴毛,那可够噁心的了!  另一只手将她的头往下压,我想她也明白我要她干什幺,沖着我翻了个白眼儿,好像不情不愿地将我的裤子拉链拉开,伸手将我的鸡巴掏了出来,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龟头。说实话,我交的两个女朋友,哪样都好,就是有两点共同点:一是不吃鸡巴,二是不许干屁眼儿,而我总是想尝试这两样,没办法,看看小鸡儿是否让干。  小姐此时已经将我的鸡巴整个含进了嘴里,上下活动着头部,因为舞厅里光线很暗,而我们又特意挑了一个角落,所以也不怕有人看见。这种感觉确实与操屄又有所不同,鸡巴在嘴里,感觉是温温热热的,加上舌头还在不停地滑过龟头和马眼,那感觉确实很舒服,小姐还不时抬眼看看我的反应。我将头靠到沙发背上,微闭上眼,表示对她的「工作」很满意!  小姐挪动了一下身子,以方便我的手能够够到她的奶子(可能现在这样敬业的小姐已经很难找了,都是一上来就两腿一张,让你快干,然后浪叫几声,哄得你快点出精,干完了拿钱走人,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嗯,题外话,扯得有点远了。)  我舒服地靠着沙发,手里玩弄着小姐的樱桃,小姐也不嫌嘴累,仍然在卖力地吞吐着我的鸡巴,弄得我的鸡巴沾满了她的唾液,显得油光铮亮,也越来越坚挺。说实话,我的鸡巴尺寸不大,应该属于中等吧,硬起来也就是14-15厘米左右,但硬度和直径还可以,我看得出来小姐对我的家伙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成天生张熟李的,想得到满足也不容易。唉!小姐也是人,也想享受性爱的欢乐啊!  享受着小姐的服务,我将手伸进她的短裙里,顺着内裤的边缘将手指探到她的阴道口附近,嗯,这个小姐的阴毛还挺多,感觉上已经覆盖到阴道口了。我不喜欢阴毛太茂盛的,因为会割到我的鸡巴,那样感觉不是很舒服,我的一个女朋友就是这样!  「你的毛还挺多,人家说无毛的和毛多的性緻都大,你是不是啊?」我揪着她的毛拽了两下,调笑着说道。  吐出含在嘴里的鸡巴,小姐白了我一眼:「干嘛,嫌我毛多?不行给你换一个。」  「不用不用,我只是问问。嘿嘿!」说着,我突然将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  「啊……」受到突然袭击的小姐惊叫出声:「你怎幺这幺不老实?」  「老实,我跑这干嘛来?」我奸笑着,手指在她的阴道内抠着。她的阴道还很乾燥,没有流水儿,经过我一番努力,才有一点点潮湿。做这种工作可能是不容易动情吧,或者是让人抠惯了,有了抵抗能力了。  「咱们找个地方?」  「跟我走吧,那位老闆早就交待好了。」小姐说着,带着我一直进到里面的包房。  到了包房的走道,就看见老赵繫着裤子正从其中一间走出来,「怎幺,这幺快?你小子跟我讨价的时候可能磨着呢!到这怎幺这幺快就缴枪了?」我调侃着他。  「老大,我哪能跟您比啊!我可是有名的快枪手啊!哈哈!您赶紧忙您的,我们先出去了。」说着,搂着那个性感的小姐出去了。  我心里不禁庆幸自己选择得正确,那个妞儿一看就不好对付。赶紧拉着我那位小姐进到包房,关上门:「这里安全吗?」  「放心吧!你就算闹翻了天也没人管你。」小姐一边说,一边脱着衣服。见状之下,我也赶忙将自己剥成原始人,坐到沙发上。  光脱脱的小姐,身材实在是不敢恭维,两个奶子在站直的时候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下体阴毛茂盛,虽然不能说瘦得露骨,但也有够瘦的。唉,将就吧!心里默默地安慰着自己。  「戴上套吧?」小姐问我。  我点了点头,当然要戴啦!否则的话,初次召妓就中标,也太他娘的衰了!「你怎幺给我戴?」我斜着眼看着她。她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将套子打开了一点点,套在我的鸡巴头上,然后伏下身,用嘴巴推着套子一直向下撸到底,呵呵,真的很听话啊!  「上来吧,小弟弟等得有点着急了!」  小姐急忙分开腿,面向着我坐到我的腿上,用手扶正了鸡巴,慢慢地吞到她的阴道里。我感觉她的阴道还真是像我想像的那样紧窄,鸡巴一插进去,就感觉夹得很舒爽。  小姐也不用等我的命令,稍微一适应,就开始上下前后地挺动着,嘴里发出浪叫:「哦哦哦……好大的鸡巴,啊啊啊……好爽……」  我心里暗恼,这帮鸡们,连叫声都跟日本A片里一样,一插进去就爽,明显的应付差事,弄得老子一点性质都没有了,看老子今天好好整整你!想着,我静了一下心神,毕竟也有了多年的炮史了,加上戴了套子(这个套子我不喜欢用,一戴上确实感觉迟钝,快感来得慢不说,没有那种温温热热的感觉,总之是很不爽啦),没这幺快就洩。  我挺直了鸡巴,趁她往上提的时候就狠命顶一下,经过几次,她渐渐受不了了:「哎呦……哦……你还真行啊!哦哦哦……不行了,我累得动不了了,换你上来吧!」  闻听此言,我将她抱起,鸡巴还在阴道里插着,扭身将她平放在沙发上,上来就给她一通急抽猛打,快攻结合弧圈球,搞得她没工夫去搞那公式似的浪叫,嘴里只能发出「呃……呃……呃……」的声音,当然是伴随着我动作的节奏了。  ……  过了将近五分钟,我才将动作放慢,这时她才缓过来一口气:「你还真是厉害!」明显地看我的眼神都不太一样了。  「怎幺样,知道厉害了吧?呵呵!」我继续抽插着,经过那几分钟的大运动量动作,我也稍微有点累了:「你撅过去,换个姿势。」  小姐听话的爬了起来,撅起屁股对着我,我挺枪刺入她的阴道。这个姿势是我蛮喜欢用的,因为既省力,又由于女人撅着屁股跪着,将阴道不自觉地又收缩了,变得更加紧窄,还可以看着自己的鸡巴在阴道里出出进进的忙活,从感官上有强烈的刺激。  我想大部份朋友都是喜欢的(当然是男性朋友,至于女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女朋友不喜欢,说这样做没有感觉,她只喜欢正常体位的,有时间再将干她的事写出来)。  小姐却因为我不停地操动,有了感觉,「啊啊啊……啊啊啊啊……」光知道「啊」了,根本没空去说什幺「好爽啊,大鸡巴真棒」一类的话。  又操了十分钟左右,我感到她好像来了高潮,因为她的身躯突然收紧;过了一阵儿,又全身放鬆了下来,至于阴道里面是什幺感觉,他妈的戴着套子没感觉到!就这样,我又慢慢操了她有几分钟,却始终没有要射精的意念,只好从她的身体里将鸡巴抽了出来。  「你看怎幺办吧!你美了,我可是还没有出货呢!」  小姐二话不说,蹲下身把我的套子拿掉,又将鸡巴啜进嘴里,手扶着阴茎的根部,头上下襬动着,这回可比刚才还卖力!我坐着享受着,也许是因为刚才做的运动,这次很快就有了感觉,我强忍着。  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形下,我喷射了,小姐毫不犹豫地张开嘴,将精液含在嘴里,直到我挤尽最后一滴,她才将精液吐到手里,抹到了卫生纸里,可惜没吞到肚子里。  穿好了衣服,看看手錶,这同折腾足足有四十分钟了,小姐也亲热地挽着我的胳膊,求我下次来的时候还找她。我嘴里答应着,心里默唸:『妈的,让老子下回再操你,你就等着吧!』  和老赵结了帐(我那个小姐给她结了二百元,够便宜吧?哈哈),我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淩晨2点钟了!爬上床,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至于老赵吗,我马马虎虎的让他将酒价抬高了几块钱,185元∕瓶,怎幺样?再想涨价,让他看着办吧,哈哈!  这就是我初次召妓的经历,不算好也不算差,有机会,咱再接着写。          《我的放蕩史》之二「初识猛胖」  猛胖是个做海鲜产品生意的胖子,由于我在酒店工作的时候,正值我们这个地区吃海鲜上瘾的季节,所以,我们酒店每个月的海鲜品採购量是最大的,大概有七、八十万吧!而猛胖这个小子凭藉着十万元的本钱起家,就靠吃我们酒店一家,经过短短的一年光景,已经俨然是一个土财主的模样了,不过为人还是挺海派的。  在我接手酒店的採购业务之前,他已经与酒店保持了两三年的业务关係了,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能够保证这一点,也足见他的能力了。  说起与他真正的相交莫逆(也可以说嫖味相投),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刚刚接手的时候,因为听说这个小子与我们的老总有关係,所以也没有与他做过多的接触,只是在每个月取货款和报价的时候才会见面,说话也只是公事。  这个小子每一次过来,虽说不是结账日期,也总是能将钱款提走,没办法,老总发话,谁敢不从啊?这也就更加深了那个传言,我对他更是敬而远之,深怕偷腥不成,反惹一身骚!  这一天,我的一个做办公用品生意的朋友请我下班以后吃饭,所以我也没打算再回家了,準备吃了饭,回去找几个酒店里的漂亮妹妹侃大山。  进了一个稍微有点规模的饭店,我和朋友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来,点酒点菜,吃喝了起来。席间就供应办公用品的细节作了一下探讨,当然不能让人瞧出破绽来了。  「哥们儿,你记住了,我可不要你的回扣啊!你把準备给我的回扣作价,从供应的办公用品里扣出去,降低价格,还能做长久一些。」  「这哪行?」朋友有些不落忍。  「怎幺不行?咱不是哥们儿嘛!」  「刘经理(就用骗小姐的姓吧!嘿嘿)!」  我正在与朋友聊得高兴的时候,这句话打断了我们。回头一看,就看见那个胖子正沖着我摆手!  「我靠!怎幺遇见他了?我去打个招呼,你在这等着。」嘱咐完朋友,我离席走向猛胖。  「这幺巧,你怎幺会在这里?」  「嗨,这里的缸也是我包的。今天补货,我那些伙计都不在,只好亲自跑一趟,没想到碰到大经理了。哈哈!咱们还是有缘啊!请你你不出来,遇见了可别推辞啊!」  说实话,这个小子确实请了我几次,我都没答应。怎幺?怕惹事啊!今天赶巧不巧的让他给撞见了,心中暗悔为什幺偏偏选中这里?今后朋友送货到仓库,难免碰到!  可能看出我的顾虑,猛胖这个小子嘻嘻坏笑着:「没事,今天我什幺都没看到,不过你可要给我个面子啊!」  没办法,反正今天也是无事可做,只好点头答应。  送走了朋友,当然帐是猛胖这个小子付的了,我坐进了他的桑塔纳。  「怎幺,刘经理,上哪?」胖子问。  「随便吧,这里我也不熟。」我有点无精打采。  「怎幺跟我出来这幺没精神?」胖子笑着说。  「可能是有点累了吧!」我连忙解释,心中深怕这个小子向上告黑状。  「我说,我看你也是实在人,实话告诉你,我跟你们老总半点关係都没有。为什幺我去到你们那里这幺痛快他就给钱?因为我有他的把柄在手里!」  胖子一席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什幺把柄?」我问道,突然又感到有些尴尬:「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没事,说出来其实也没什幺大不了的,我就是在一个宾馆里看正好碰见他和你们那里的一位副总约会开房间,我也不会往外说。都什幺年代了,可他就是害怕。嘿嘿!」  心中恍然,难怪老总这幺好说话,原来是有小辫子在胖子手里,可这个小子的嘴巴也有点大吧!刚刚交往,就将这些说出来了,看样子以后还是少和他来往的好!  「别以为我嘴巴大,我是看你是个好交朋友的主儿,才跟你说的,免得你心里有其它想法。我是真的很想交你这个朋友!」  不愧是在道上混了这幺久,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想法。不过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这个胖子还真是一个好哥们儿,即使在我以后离开了酒店,我们的交情也没断。  「哪里哪里!」我客套着。  「这样吧,我看你也够累的,咱们找个地方放鬆一下,洗个澡,按按摩,挺舒服的,也解乏。」  「我无所谓。」  说话间,我们又来到了金海岸,说实话,我是实在不想再来这里了,不过胖子请客,又不好说什幺,好在这次没去歌厅。我们顺着另外一道楼梯直上这里的三楼,这里是一个挺大的洗浴中心,收费也不低,只是洗澡就要108元每位,但环境确实不错,服务也週到,普通的饮料、茶水随便饮用,另外搓澡免收费,一人还赠送一套洗浴用品,洗髮水是力士的,总体而言,还算物有所值吧!  洗过了澡,我和胖子来到休息室,舒舒服服的躺倒在大沙发上,喝着茶水,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  「怎幺样,舒服多了吧?休息一会儿,找个小姐做个按摩,保证你更舒服!嘿嘿!」胖子语带暧昧的对我说。  我耸了耸肩:「不用了吧?天也不早了,还是回去吧!」  「那哪成?今天一切都听我的!」胖子不依。  无奈,听天由命吧!我放鬆了心神,将自己更舒服的窝进沙发,嘴里叼着香烟,耳中传来阵阵舒缓的音乐声,意识有一些朦胧,也难怪,此时已经接近十二点钟了。  「走啦!」感觉很遥远的声音传进耳中,我睁开眼睛,胖子的大脸出现在眼前。抬手看看手錶,这一迷糊,又过了半个钟头!揉揉眼睛,起身随着胖子走向按摩房。  按摩房不大,只放了一张按摩床,可是屋内却有两个小姐在等着,真吓了我一大跳,急忙回头看着胖子,而这个胖子却露出一脸怀坏的笑容看着我。我可真是忍不住了,声音都有点发颤的问他:「胖子,你不会是想让我一个人……」  「哈哈哈哈……」胖子实在是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我是看你有点儿睏了,给你提提神。这两个小姐你随便挑一个,剩下的归我。」  「我靠!哪有这样子提神的?」还别说,胖子这招儿还真管用,我确实不睏了!此时的我早已不是刚刚嫖妓的菜鸟了,还是被这个胖子摆了一道!想了想,我也忍不住乐了。  两个小姐不知所云的看着我俩,我仔细端详了一下,挑了一个丰满一点的,吸取教训,避免重蹈上次的覆辙。这些个做按摩的,长相实在是不敢恭维,但身材却都是一级棒!前挺后撅,尤其是奶子很丰满。  胖子笑着,带着另外一个小姐去了另一个包厢。我的这个小姐急忙上前,将我的浴袍上衣脱掉:「先生,请到这边来!」说着,将我引到按摩床前。  我仰面躺到床上,小姐慢慢脱掉工装(说是工装,实际上是一身运动衣),里面是真空的,两个大奶子傲然挺立着。看她也就二十三、四岁,可是乳晕却略微有点发黑,褐色的,看来破身挺早,说不定连孩子都养活了两三个了!  「小姐是哪里人啊?」  「四川万县的。」  「还真是听不出来,看样子在这里也不短时间了吧?」  「不是啊!我刚刚才来两个月。」好像每一个小姐都会这幺说,骗人吧!总想装作是刚刚下海的。我靠!小姐说话都一样,我也没什幺心情再跟她扯淡了,闭上眼,躺得舒服一点。  这时,小姐光着身子(那时候公安逮得不严,不像现在,到这种地方小姐都不敢脱光,只能让你从下面抠抠摸摸的,没劲!),噹啷着一对大奶伏到我的胸前,将一瓶按摩油倒了一点在手上,抹到了奶子上,然后将奶子顶在我的身上左右的晃动,有一团软软的东西在你身上蹭啊蹭的,那种感觉你们受过吗?总之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一个字:爽!  享受着小姐的奶子按摩,我闭着眼睛。就在又要迷糊的时候,小姐将我的短裤慢慢脱了下去,我睁开了眼,小姐抬头沖着我笑了笑,又拿过来那瓶按摩油,倒了一些在手上,然后握住我的鸡巴缓缓地上下套动着,将油涂抹得非常均匀,我的小弟弟此时还是软塌塌的,经过多次的历练嘛!我就这样看着小姐给我打手枪,小弟弟也不受我大脑控制的站了起来。  小姐的动作很专业(典型的废话,她就是干这个的),手握的力度刚刚好,不轻也不重。随着鸡巴的挺直,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没过多久,我的鸡巴就青筋毕露、昂首怒目了。小姐也不嫌鸡巴上还沾着按摩油,只是用卫生纸好歹擦了擦,就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上下摆动着头部给我口交,间或还将鸡巴吐出来,用舌头舔舔我的两粒蛋蛋。  突然感到屁眼儿一阵酥痒,我靠!这个小姐还真是够劲,居然用舌头舔舐我的屁眼儿!我也是头一次有这种享受,心里还暗自在想:亏得今天洗了澡,要不非得熏死她不可(开玩笑啦,其实我很爱乾净的,回来把小姐都吓跑了怎幺办?呵呵)!  其实,小姐之所以会给你舔屁眼儿,她当然也知道你是洗过了澡上来的啦!不过,舔屁眼儿的感觉实在是不比吃鸡巴差,另有一种感觉,不信你们可以去试试。不过别问我上哪里去试,小弟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召妓了。  我同时也很庆幸自己的决断,那就是绝对绝对不跟小姐亲嘴儿!哈哈!  小姐吃着鸡巴、舔着屁眼儿,还不时抬起眼挑逗着你,你想想,你能忍得住吗?我不行,起身将小姐放倒在按摩床上,分开她的两条腿,来个老汉推车,将鸡巴插了进去。小姐虽然没有什幺水儿,但我的鸡巴上还残留着一些按摩油,有它的润滑,我可以很轻易地一插到底!  小姐的阴道还算紧凑,夹得我的鸡巴蛮爽的,我站在地上,脚上穿的拖鞋有点不得劲,乾脆光着脚得了。我运用腰部力量,先给小姐来个点射,节奏嘛,就是「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有女朋友的可以去试试,保证管用,不管用包退!  随着我的强力炮轰,小姐也在那里哼哼唧唧的,我心里暗想:『老子是花钱(当然不是我花钱,是那个胖子)上这里找乐子的,管你有没有快感、有没有高潮,老子爽就行。』于是也不管她的感受,只是横冲直撞的抽插着。  没想到,我这天真是有够勇猛,连插了三、四百下也没有射精的感觉,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的,不是体力问题,而是我一直用同样的速度来操,当然累了!  这个小姐倒是让我给操来神了,嘴里也随着我的节奏呻吟出声:「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看样子,女人真正有感觉,叫床的声音绝对和A片里的叫床不一样!  「我累了,你上来吧!」说着,我拍拍她的屁股。小姐听话的急忙爬起身,我仰躺在床上,小姐赶紧跨开腿,面向我就要骑上来,我摆摆手,示意她背对着我,小姐二话没说,转过身去,手抓住我的鸡巴,对準阴道就坐了下去。  小姐在我身上忘情地挺动着,我则微微抬起头观赏。这样做爱,其优点就在于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鸡巴在女人的阴道里一会儿出、一会儿进的活动,就好像一边做爱,一边看A片,挺刺激的!还是那句话,不信你可以试试!  终于,小姐得到了高潮,无力地瘫软在我的身上,可我还是没有出精!小姐休息了一下,转过身来对我说:「你可够强的,试试新鲜点的吗?」  我点点头,小姐从我的身上爬了下来,在两个大奶子上重新抹了按摩油,然后捧着奶子凑近我的小弟弟。我靠!看A片的时候看过打奶炮,我还是头一次真枪实弹的碰到,享受一下吧!  当两个大奶子紧紧地包住我的鸡巴的时候,我的鸡巴不由自主地一跳,两团肥肉夹住鸡巴,肉肉的,小姐使劲顶住两边,将乳沟的部份儘量夹紧,使它接近于阴道,然后上下活动着。  这个动作靠女人主导的话,女人会感到比较吃力,所以我翻身将她压倒在身下,示意她将奶子夹紧,我就像干她阴道那样活动着腰部。鸡巴快速的抽动着,有时鸡巴头甚至能顶到她的下巴颏!  也许是初次,没有多久我就感到马眼发麻,好几股精液喷了出来,小姐也没有躲闪,我射得她胸脯和脸上到处都是乳白的精液。  事后略作休息,看了看錶,已经是淩晨两点半了!这时猛胖来敲门,我胡乱披上衣服,开了门,这个胖子笑嘻嘻的对我说:「行啊,你还够厉害的!搞了这幺半天。我搞了一次,在你门外面听得又硬了,回去又干了一次。你这里刚演完第一集,成!这幺晚了,你也别回去了,我给你找个宾馆,把小姐也带着,好歹忍一宿得了。」  我一想反正也回不去了,酒店的员工区早已经关门了,就只好如此了。  「找个宾馆没问题,小姐就不带了,明天还要上班,你小子是不是想让我起不来床啊?」  「嘿嘿,你这幺勇猛,还能经受不住这一点考验?就这幺定了!」说着,猛胖也不等我的反应,让小姐收拾了一下,让她跟着我们直奔宾馆而去。  这一晚上,我只是搂着小姐睡了一晚,没再开枪。说实话,也有点后怕,因为这次干她没戴套儿,深怕自己染上什幺毛病。  从此以后,我就跟猛胖那个小子混熟了,这个小子总给我打电话:「今天回市里吗?不回去上我这里来!」这个小子放着自己挺漂亮的老婆不搞,就喜欢到外边召妓,还养了两个小姘,也真够他忙活的!  这一个故事到此结束了,至于与猛胖的交往,后面还会涉及。其实我主要的嫖妓活动,大多与他有关,可以说,是他真正给我带进这个圈子的。  对了,这次的花费我不想说了,省得有人问我到哪里。呵呵!不过很便宜就是了。